入 粵 始 祖

高祖黎鵬,字君則號待舉,祖籍江西省,雲都縣
水頭里,宋隆興二年〈
1023年〉甲申舉賢良,科八仕
歷陞翰林院士,承旨至朝列大夫。榮退後適其同母弟

君瑞翁出仕南雄及新興,遂越梅嶺抵南雄探弟,時南方文化興起。邀出任嶺南廣州府學正。後覽新會古崗州,喜其山水奇秀,遂卜居於此享壽九十五歲。因有功于國,賜葬鳳凰山。該山形勢雄渾而帶有俊秀之氣,西江在望丁衣帶水,恍如玉帶環腰。後枕三台,群峰俯伏,層巒疊嶂,氣象萬千,狀似鳳凰立于丹山,振翅高鳴,故名為鳳凰山,山中有一佳穴,名為鳳凰心,這是南粵始祖待舉公長眠之地。

        待舉公有六子,長晉臣、次堯臣、三獻臣、四宗
臣、五松年、六永年,俱屬顯貴,名重一時,建翰林
祠於都會,有御題『玉堂金馬』木扁。距鳳風山十里
的南溪〈二房子孫〉於順治十七年奕枝公舉進士,振
邦公於清初亦舉進士,清光緒十四年榮耀公中翰林並
出使日本大臣及古巴領事,名官顯宦,世代選出,今
期黎氏賢能很多亦是待舉公後人。與鳳凰心一穴,為
全山精華,靈氣所聚不無關係吧。

        鳳凰山祖墓按史書文獻記載,黎氏宗親,規定三
年一小祭,十年一大祭,查江門新會,有黎氏自置碼
頭,藉以便利宗親拜祭時泊船之用,在祭期前三天,
則有新會、順德、中山、番禺、東莞、南海、博羅、
陽春及東南西北各縣市宗親都抬著祭品,前來拜祭,
更有舞沙龍、舞獅子、洋洋大觀。尤其鑼鼓與炮竹齊
鳴,旌旗共彩雲一色,浩浩蕩蕩,向著都會鄉前進,
遠而視之,有如萬丈長龍,煞是奇景,在這幾天中,
都會鄉內,往來盡屬昆仲,招呼俱稱叔伯。都會族人
為盡地主之誼,殷勤款待,忙個不停,祭期一到,各
地宗親,雲集于翰林詞。推定『宗子』為主祭〈由始
祖長房的長子長孫一脈相傳者為宗子〉,年高德重者
為陪祭。先祭祖祠,後祭祖墓,祭時焚香點燭,臚列
三性,一面奏樂,一面行禮,禮成鳴放「坐池炮」四
嚮。鑼鼓聲和炮竹聲年混成一片,杷整個鳳凰山籠罩
著,直到黃昏,宗親們整隊返回都會之翰林祠內。暢
敘一宵,翌晨各地宗親們才整理行裝,分道揚鑣。

        現今查得翰林祠於五八年擴城已被毀。但祖慕仍
在。惟穴前水池〈鳳凰池〉因長期失修,已不復存,
但仍見槨。『鳳毛麟角』是世俗稱稀世之寶,他的珍
貴,可想而知,因此鳳凰山必須有鳳凰池,以供鳳凰
喝水之用。故今有族人倡議修築鳳凰池,回復大可三
十餘畝,澄清見底,任教終年風吹日晒,仍不乾涸的
舊觀。鳳凰池修築不但能提供世上四靈之一鳳凰飲用
外,更能為山下農田灌溉。造福百性。但願不久將來
鳳凰池修好,本人有幸見到鳳凰飲水。「山海經」說
鳳的羽毛是「五采而文,見則天下安寧」。